您的位置  兴仁三中校园网 > 资源中心 > 正文
如何看待学生作弊 “厚仁报告”及我所亲历的美国校园
[时间:2015-07-22 22:38来源:未知 作者:luofan 点击:] 字体:[ ]
  问抄作业的学生为什么这么做,是不是因为太忙没时间。出乎我意料的是,学生对我说,你给我们布置的是“忙人的活计”(busy work),也就是花时间但没意思的功课。
  
  在美国,不只是差生作弊,优秀学生也作弊。许多学生把作弊当作一种成功的捷径,他们认为,哪怕自己作弊被发现,因剽窃而降低了某一课程的分数,总的算起来还是“合算”的。这是因为,他们可以把用于写某课程报告的时间节省下来,用于应付其他课程的考试。
  
  不少学生作弊就和习惯性说谎一样,是一种心理疾病,而不是简单的行为过失。
  
  有研究发现,21%的教授至少有一次对学生作弊视而不见。另一项研究发现,40%的教授从来不向学校报告学生的作弊,54%的教授“很少报告”,只有6%的教授会报告和处理他们所有碰到的作弊事件。还有一项研究说,79%的教授发现过学生作弊,但处罚学生的却只有7%。
  
  美国厚仁教育中心(Whole Ren Education)是一个为留学生提供综合服务的教育机构,据该中心2015年5月提供的《2015留美中国学生现状白皮书:开除学生群体状况分析》报告(下称“厚仁报告”),2013-2014年度,约有8000名留美的中国学生被大学开除,被开除的原因80.55%是因为学业表现差(57.56%)或学术不诚实(22.98%)。根据美国国际教育学院(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Education)的统计数字,2013-2014年度,在美国学习的中国学生人数为274,439人,因此,被开除的人数为3%,与美国学生的被开除率5%相比,还不算太高。
  
  中国留学生的不诚实行为现在美国大学里的中国留学生与改革开放初期到美国留学的中国学生大为不同,以前的中国留学生经济窘迫,学习努力。现在的中国留学生大部分来自富裕家庭,其中不乏纨绔子弟。他们出手阔绰,成为许多名牌商品店的捕猎对象。纽约的波道夫·古德曼(Bergdorf Goodman)百货公司为纽约大学和哥伦比亚大学的中国学生安排中国春节的庆祝活动,伯明戴百货公司(Bloomingdales)在芝加哥为中国学生组织时装表演。美国大学也同样把中国留学生当作它们瞄准的肥牛。
  
  据统计,中国留学生2013-2014年度比上一年度增加16%,占在美外国学生的31%,为美国经济贡献了220亿美元。60%的中国留学生是交付全额学费的,成为学校重要的收入来源,大大减轻美国学校资助本国贫困学生的负担。美国学校对中国留学生的种种不诚实行为采取眼开眼闭的态度。中国学生报考美国大学的作弊和不诚实行为在美国并不是秘密。据教育咨询公司Zinch China的统计,90%的中国留学生的入学推荐信不是真的,并不是由任课教授所写,有的是请人代写,有的根本就是学生自己写了由教授签字了事。70%中国留学生的个人自述或报告样本是由他人代写的。50%的高中成绩单是伪造的,10%在报名材料里列举的荣誉或奖励是子虚乌有。
  
  但是,美国大学对中国留学生并不特别反感。弗吉尼亚州一家教育咨询公司的Parke Muth说,中国学生“特别能考试。他们不太惹麻烦,也不是派对动物。学校能挣很多钱,而且,老实说,也不给这些学生很多指导”。中国留学生一般英文较差,听课有困难,写报告和论文缺乏基本训练,所以有的学生学业很差,到了走投无路的境地,便只能以不正当的作弊手段来应付功课。
  
  在美国学校里,学生作弊(又叫“不诚实”行为)——包括考试时偷看别人、抄同学的回家作业、让别人代写作业、写报告或作文时整段抄袭、伪造数据等等——是一个普遍的问题,近年来,许多学校读采取了一些措施,如加强考试监考、提供Turnitin或者Safe Assign的抄袭检测报告等等,但成效似乎并不明显。
  
  不同学校学生的作弊情况差别非常大,与校园的规模、校园文化、学生来源和反作弊政策等因素都有关系。有报告显示,规模较小的,比较精英的人文学院(liberal arts colleges)里,作弊学生比例是15%-20%,而规模大的公立综合性大学里,作弊学生的比例可以高达75%。
  
  “厚仁报告”指出,在调查的被开除学生中,有79.7%的学生来自综合性大学,9.5%的学生来自社区大学,4.2%的高中生,2%来自人文学院,其中人文学院是最低的。人文学院的开除率和作弊比例都比较低,这只是一个共生现象,这两个现象之间不一定有直接因果的关系。比较合理的解释是,人文学院比较有利于大学本科教育,也比较有利于教师全面、客观地对学生学业做出评估。
  
  学生作弊的原因非常复杂,有个人素质问题,也有外部原因,其中一个就是学校和课堂的规模。一般来说,人文学院课堂比较小。以我任教的学校为例,课堂基本上控制在20人。我上学期教三个班的学生,一个是20人,一个是17人,一个是13人。
  
  小班教育的好处是,老师与学生有很多互动,老师知道每个学生的学习情况,不必太依靠考试这样的检测手段。上课发言和参加讨论的情况比书面考试更能见出每个学生的真实学习结果。平时不发言,问到也知之甚少的学生不可能写出高质量的报告。学生知道瞒不住老师,很少抱着“反正老师不知道我”的心态在写报告或论文时作弊。
  
  学生们经常并不像教授们那样把作弊看成严重的个人“操守”问题。因此,如果发生作弊行为,老师应该与学生进行沟通,问明缘由,而不是一味惩罚。惩罚只能为问题下结论,并不能解决问题。在规模较小的班里,老师可以随时与学生进行这种沟通。如果一个班有二三百个学生,那么再认真的老师也忙不过来。
  
  学生如何看待作弊与老师如何看待作弊会有所不同。2008年美国一项对三万名高中生的调查发现,有62%的学生说自己“在去年一年里抄过其他同学的作业2到3次”。但是,同一项调查发现,92%的学生“对自己的个人操守和品质感到满意”。也就是说,在学生们的行为和如何看待自己的行为之间是有差距的。这倒不一定是因为学生们自我欺骗或自欺欺人,而是与他们如何看待老师布置给他们的作业有关。
  
  在我的课堂上也有过类似情况,我发现后问抄作业的学生为什么这么做,是不是因为太忙没时间,还是有其他的原因。出乎我意料的是,学生对我说,你给我们布置的是“忙人的活计”(busy work),也就是花时间但没意思的功课。这就提醒我,在布置作业时要跟学生讲清楚,为什么要做这个功课,需要特别从它学习到什么。这也是小课堂的好处,老师可以随时从学生的反馈中得到有用的信息,改进教学。
  
  老师在小课堂里“盯”学生,不是随时挑他们的错,而是随时预先避免不良行为的发生。有研究发现,学习拖拉(procrastination)会造成七种常见的欺骗行为,包括找假借口、剽窃、考试时抄他人答案、行为犯规(如用手机联络)、夹带纸片或其他材料、抄他人作业、伪造材料,等等。老师敦促学生按时完成学习的内容,平时以关心的方式盯他们,也就不需要只是在考试或写报告时像警察盯小偷似的盯他们了。
  
  剽窃与课堂参与美国学生作弊的问题由来已久,从小学到研究院的学生皆无例外。有研究发现,有20%的学生从小学一年级就开始作弊,而目前有56%的初中学生和70%的高中学生都有过作弊行为。1960年代首次进行的学习研究发现,在全美国范围内,50%-70%的学生至少有过一次作弊行为,今天基本上还是这个比例。